•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電力朋友圈

    水電四局李昌啟:飲盡十載冰,甘為孺子牛

    中國電力網發布時間:2022-09-01 14:57:32  作者:孟令婉

      處暑方過,河北的高溫雖居高不下,但太陽卻犯了懶,借著傍晚一場黃昏雨早早退場,騰出了小半的夜。

      到底還是有了秋意,入夜的山風緩釋了易縣白日的悶熱。晚飯后,從盤山路上散步回到項目部營地大院,見辦公樓技術部窗口的燈,在幾點微光映襯下亮如孤星。

      摸黑上了三樓,循著燈光走到技術部主任辦公室,窒息般的悶熱撲面而來。滿屋熱空氣的簇擁中,一位微胖的年輕男人坐在桌前旁若無人地勾畫著爆破圖紙,后背襯衫上被汗水浸出了上水庫的“形象圖”,案頭成摞的文件上放著碗吃了一半的泡面…

      他是李昌啟,現任河北易縣抽蓄電站項目部技術部主任。從寧杭到易縣,從質檢到技術,在項目更迭與崗位輪換間,他這帶了十二年的“加班牛人”的標簽,卻始終沒摘下過。

      攻苦食淡的“初生牛”

      他算是這遠山長河的老熟人了。

      李昌啟生于江蘇沛城,自幼時便跟著身為水電人的父親在項目間四方輾轉。從龍羊峽到萬家寨,從大壩澆筑到抗洪搶險,前線工人的櫛風沐雨與闔家團聚的遙遙無期,讓他自小便將水電人的勞碌與無奈諳熟在心。

      2010年他初至寧杭客專項目部,在徐舍制梁場擔任技術員。雖幼時對父親的工作環境耳濡目染,但畢業于機械專業的他,對于水工技術可謂毫無根基,連最基本的竣工圖紙都看不懂,更別談工程量清算和方案編制了。“那會兒純就一門外漢,”他無奈地笑道:“開始啥也不會,自己心里也急,但干著急沒用,不會就學唄。”沿襲自父輩的上進與勤勉,讓寡言的年輕人沉淀心緒,決意先夯實根基再拾級而上。

      那段青蔥歲月因填充了太多知識養分而顯得格外富足。為打牢理論基礎,他在業余時間買來專業教材自學,并結合施工圖紙與現場實況深化理解;為拓寬技術范疇,他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致力研究OFFICE、AUTOCAD等軟件操作,并重新編制了張拉計算書以縮短計量時間…他的勤勉務實與顯著進步,于同輩中迅速脫穎而出,并在2011年觀音巖水電站開工初期亟缺人手之際,被調至觀音巖項目部,與首批進場人員一同踏上了浩浩湯湯的金沙江畔。

      在參建觀音巖水電站期間,他負責水電站左岸大壩主體工程質量工作。為壓實工程質量的主體責任,他將工程質量目標按照工法分解到各技術崗位,按要求組織施工,先后建立了技術復核、工程質量檢查以及隱蔽驗收等制度;為使各工程項目的施工質量均滿足合同及規范要求,他對施工項目的事前、事中和事后三個階段嚴格控制,以全面提升質量管理效能…初入職時那個一籌莫展的“愣頭青”已蛻變為獨當一面的“內行人”。“這些年身邊的人走了不少,大多是被‘苦’跑的,”他無奈地嘆道:“可人活一次,咋能想著一勞永逸呢。”

      “您沒打過退堂鼓嗎?”我言不由衷地問。

      “說沒有過那是假話,”他感懷道:“可我從小就這么過來的,都習慣了,自己倒是沒覺得苦,只是看他們中途放棄,有點遺憾。”

      許多特質,并非通過一句誓言、一段苦練,就能在自己身上扎根,只有恒久堅持,才能將其融入血肉之中?,F在人們常言“蹄疾步穩”,可他更傾向于“恒”與“進”,或許他想身體力行地證明,最快的步子不是沖刺,而是持久。

      功不唐捐,在 2013 年他組織參與的觀音巖項目部大壩碾壓混凝土倉面施工質量控制質量管理小組,被評為“2013 年度青海省優秀質量管理小組”,他本人也被提任為工程質檢部副主任,向基層技術管理領域探出新銳觸角。

      沖鋒陷陣的“排頭牛”

      2014年10月,金沙江汛期接近尾聲,根據當地政府以及業主單位要求,觀音巖水電站1號、2號導流底孔下閘施工由汛前轉至汛期后。面對棘手的截流搶險“攻堅戰”,時任工程質檢部主任的李昌啟自告奮勇挑起“搶險先導組”的骨干重擔。“到啥時候也不能打沒準備的仗啊,何況還是場硬仗。”他未雨綢繆,根據周邊居民生活供水標準與閘門動水下閘操作要求,編制了導流底孔下閘方案;并組織部門人員提前完成啟閉機回裝、門槽探測工作,打牢了導流底孔下閘的前期基礎。

      那年被稱為“灰色十月”的三期截流期間,在“全員迎戰”的狀態下,整日駐扎搶險現場的李昌啟成了項目部人盡皆知的“永動機”。他在圍堰建完后根據水深調整排水方案、親自編制材料計劃并嚴把質量關卡、冒雨守在混凝土澆筑現場緊盯施工實況…“那會兒整天泡在水里,衣服就沒有干過的時候,”李昌啟回憶道:“這100多號兄弟冒險在這里下閘,一旦閘門垮了,后果不堪設想,我這哪敢離開啊…”在搶險高峰期時,他常揣著幾塊餅干,給體能消耗快的年輕人在間歇時補充體力,因長期泡在冷水中作業,有些餅干因包裝磨損而滲水被浸泡成了糊狀,他在將完好的餅干分給別人后,把浸水的單獨包起來留著自己吃。“餅干也不干啦,”他風趣道:“浸水的吃著不噎人,味兒更好。”

      然而,在2號封堵閘門下閘后第二日,因門槽下游混凝土及部分護板均不同程度出現氣蝕破壞,底檻和閘門左側忽然出現滲漏,李昌啟接到指示后,在凌晨天還未亮時便趕赴現場。決堤的水流似瀑布般從封堵閘門兩端傾瀉而下,李昌啟至今仍記得及腰深的積水被狂風卷裹著拍擊大壩的場面,以及風雨中那些不遺余力涉水截流的身影。

      同時,金沙江中游汛情因新一輪強降雨來襲而二度告急,上游水位暴漲導致閘門壓力加大。身為“搶險突擊隊”的主力干將,李昌啟一邊配合項目經理及總工程師根據汛情態勢調整完善施工方案,另一邊深入現場與隊員們一同用砂石骨料在壩前進行拋投。在混凝土澆筑完畢后,他每日到門槽下游的“水簾洞”測量水流量、查看滲水情況,后背被從十幾米高空墜落的水流砸得多處淤青仍堅持上崗;在圍堰建完后,他在淹到胸口的積水中測量壩段水深,常因腳底滑或是水勢大而體驗短暫的“蛙泳”;現場質檢時他細致入微嚴把關卡,為保障下閘搶險節點目標加快實現而經常主動加班到深夜…“李主任啊,你就像頭牛,閑聊時話少得很,干起活來勁大得很。”并肩作戰的隊友們心疼之余不忘調侃他。他卻從不言一句苦累,反而風趣道:“那我這整天蹚水,準確來說應該叫‘水牛’…”

      歷經一月鏖戰,觀音巖水電站導流底孔下閘搶險及封堵施工順利完成。同年,他參與編制的“觀音巖水電站導流底孔反吊鋼襯設計與應用”,獲得公司合理化建議二等獎;他也被水電四局第二分局評為年度“先進工作者”稱號,并在此后連續幾年蟬聯此項榮譽。

      一秉至公的“領頭牛”

      2021年1月,在河北易縣抽蓄電站前期標建設收官在即,水電四局再次中標易蓄電站主體標的建設任務,這是繼尚義抽水蓄能電站后,四局又一次以總承包形式,承建抽水蓄能電站上水庫、下水庫、輸水發電系統及廠房系統等全部主體工程。開工在即,人手亟缺,剛結束溫州龍舟運動基地項目部的施工任務的李昌啟在收到上級指示后,未待春節假期結束便匆匆告別團聚不久的妻兒,在年初的料峭寒風中踏上了前往易縣的車程。自畢業后時隔11年,李昌啟再次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河北。凜冬瑞雪初歇,太行山東麓四顧蒼茫,他隔得老遠就看見項目部大門口的燈籠和春聯,鮮艷火紅勝似當年他離校時怒放的石榴花。

      主戰之年的隆隆戰鼓已經敲響,作為技術部“領頭牛”的李昌啟更是將渾身干勁兒傾注到大干熱潮中,編制審核施工方案、創新優化施工技術、組織專家論證及技術交底、輾轉于各工區作業面查看現場實況…自打他到崗第一天,烈日當頭的大壩、陰冷潮濕的洞室、深夜無人的辦公室,這“三點一線”便幾乎成了他固化的行動軌跡。“每晚都能看見李總加班,三伏天那會兒晚上我們都在外面乘涼,他自己滿身是汗還在辦公室里審核下料單…”不少年輕同事感慨道:“一開始只是想跟著李總,他加班我們也不能閑著,可時間久了就不是盲目跟從了,因為我們學會計劃時間,利用晚加班時間去自我提升…”

      伴隨著施工生產如火如荼推進,一股股新鮮血液也從四面八方不斷匯聚,望著新一屆“生力軍”意氣風發的面容,李昌啟感喟之余暗下決心,要讓這些聚攏的星星之火燃出燎原之勢。

      為使新員工了解現場施工概況,他親自帶領年輕人們到各工區進行現場觀摩,細致解說當前工程動態;為使大學生盡快適應崗位需求,他定期召開部門座談會以及技術培訓,剖析工作中暴露的共性問題并給出詳細建議,引導年輕人共同制定解決對策;為使年輕人扎實提升業務技能,他不但“線上線下全天候”對大伙兒提出的疑難耐心解答,并將自己的多年經驗與技術總結資料傾囊相授…在他的帶領下,這些“初生牛犢”由左支右絀漸變為游刃有余,在方案編制、爆破設計中得以大展拳腳。“雖然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但要是沒有李總這么踏實的引路人,我們這一身勁兒也不知道往哪里用啊。”技術部的東北小伙兒于海濤逢人便說:“跟著李總有勁干,他說咋干就咋干。”

      工作中一絲不茍的“嚴師”,脫下工裝后變成了平易近人的“老哥”。在同事家逢變故捉襟見肘時,他即便手頭同樣不寬裕,也以“東西買多了”、“吃不完”為由頭接濟自尊心強的朋友;在集體外出后深夜返回項目上時,他總是將同行的年輕人逐個送回寢室后,自己獨自回辦公室加班;在同事身體不適告假在家時,他即便再忙都會抽出時間打電話問候近況或直接登門送藥…

      “李總,我們就跟著你了嗷,你走哪兒我們跟哪兒。”每當聽到后輩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忠言”,李昌啟總是無奈地擺擺手:“跟著我干啥,你們有更廣的路子要走,有跟著我那時間,倒不如提升一下技術水平,沒事時多和家里人打打電話…”每逢年關將至,在項目部人員分批返鄉時,他總是自愿留守,將節前各項報價驗收事宜處理完畢后趕著“末班車”回家。坐在人跡伶仃的列車上,聽著車內回蕩著《回家》的薩克斯伴奏,他緊繃了一整年的弦才稍微得以松緩。抵達家中時大多已近深夜,循著爆竹聲,看到家門前燈下妻兒熟悉的身影,他的滿身疲沓也隨著漫天飛雪隨風四散了。

      當年,正值觀音巖工程索賠及完工階段,在將剛滿周歲的女兒交由老家父母照顧時,他許諾六月份必定回來給孩子過生日??蛇@些年他跋山涉水、輾轉各地,把項目施工現場跑了個遍,卻從未在某個六月踏上返程的路。

      “對孩子照顧的太少,我有愧啊,”他信手翻閱著堆在桌上的文件,掩飾著自己的滿眼辛酸,少頃,又釋然道:“每年六月份又要新到一批學生啦,顧不上自己的小孩子,就顧好這些離家在外的大孩子,更好…”

      給人以星火者,必懷火炬。深耕水電十二載,這寡言的“牛人”經年恪守的“溫良”,在壩上風霜磋磨中逐漸升溫為“熱忱”??v使少年意氣不復,此身赤子心燈長明。

      雖溫吞,卻仍在燃燒;雖沉穩,卻更顯浩蕩。(水電四局 孟令婉)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六月天欧美激情